伤心时你听谁的歌

  • 日期:07-27
  • 点击:(1211)


每当我听《凉凉》时,我都听到杨宗伟从耳机里流出的温暖,微弱的男声,他的大脑会不自觉地反映出他的眉毛:浓密的眉毛,细长的民族性脸,高高的,就像剑锋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安静而顽固。

当杨宗伟首次亮相时,第一印象给了我一种乡村的不情愿和英雄主义。我总是喜欢温暖的人和事,所以我不觉得刚才首次亮相的杨宗伟。

我喜欢杨宗伟,起源于那一年《我是歌手》。

这个害羞,内向,甚至尴尬和呆滞的台湾歌手用这种简单的声音唱出了这个清凉凄凉的世界。

他的声音微弱,粗心但直率,他的语气总是有点寂寞,但它是稳定的,准确的,狡猾的,在心灵的深处撕裂了难以忍受,无助,悲伤,疲惫的灵魂,所以你是如此赤身裸体站在阳光下,面对他的弱点,胆怯和心痛。

杨宗伟的歌在伤心时不适合听。

因为听完后伤口会恶化,轻微的伤害会变得严重,严重的伤害会得到治愈。歌曲中微弱的撕裂似乎反复磨擦伤口,令人难忘的是,那些痛苦不断地使那些深深伤害自己的人复活。

但是,当你难过的时候,不要听杨宗伟。你想听什么?

在那一刻,我们的心灵可以用这样的方式对这首歌进行如此讽刺。

当我们难过的时候,我们不需要鸡血,我们不需要鸡汤,我们不想强迫自己面对这个世界。

当我们伤心的时候,我们不想成为一个奇异的玫瑰,强壮而坚强,继续粉碎荆棘,不想拿起面具,并强迫自己成为蒙面士兵来抵抗这个无常的世界。

我们只想隐藏在这个低温男人的歌中,用一首歌,唱出真实的自我,去怀旧的寂寞,去悲伤和悲伤,感受内心的痛苦,拥抱真实的自我,舔伤口轻轻的。自我愈合。直到思绪变得越来越薄,直到伤口被打碎直到结坠落,直到没有结束。

杨宗伟用一种看似冷漠无意的歌声来缓解用来摆脱牙齿和血液的硬颈的血腥干燥。随着低温的拥抱为你点燃生命的微光,人们在困难,微弱的夜晚将自己包裹在低光中,以治愈,培养,生活,直到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