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监督员”大闹头等舱,专家称其不会被列入航空“黑名单”

  • 日期:08-31
  • 点击:(874)


“最牛主管”抨击头等舱,专家表示不会将其纳入航空“黑名单”

“航空安全意味着什么?这是否意味着你了解生活?“”如果没有安全,有什么服务?“”笑声?无知!”

在视频中,一名中年妇女声音嘶哑,情绪激动,指责飞机乘客危及航空安全,并称周围的乘客“阴谋”,“挑衅”和“威胁威胁”.

7月13日,着名编剧李亚玲在微博上播放了超过4分钟的视频,称她在7月份看到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国航”)的自航航班。 12.国航“主管”的女乘客在飞行途中对其他乘客提出了不合理的指控。

(工作人员正在安抚女乘客。图:李亚玲拍摄的视频截图

在旁边的乘客说“主管”的举止难以理解和嘲笑之后,这名女子变得越来越傲慢,并提醒公众注意公共安全。结果,许多乘客被机场的警察带走询问。 7个小时。

女乘客也被网友称为“国航最牛主管”。随后,越来越多的视频和新闻打破了这名妇女与地铁和公共交通工具的人们发生争执,甚至因为侮辱警察和随地吐痰而被拘留了五天。

在一份声明中,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将此事确定为“乘客使用另一名乘客停止使用手机引起的争议。”“争议的乘客是中国国航的一名员工,他因身体原因进行了修复。这是个人的私人旅行。而不是国航主管。“

事件已经结束,但公众讨论并不止于此。

“累犯”

编剧李亚玲微博12个小时后,国航有关部门负责人与她联系。

与此同时,许多网友私下宣传李亚玲或微博揭露了“最牛主管”的身份。姓氏是国家航空公司的雇员。李亚玲转发了几位网友的“感觉”:牛女士曾经向乘务员提出“抢注服务”,并在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柜台大肆请求优先票.

一些网友还发出了牛女士不合理的噪音和其他公共场所尖叫的视频。就在纠纷发生前四天,牛女士正乘坐另一班航班,从经济舱到头等舱,打扰乘客。

正因为如此,牛女士自称的“主管”身份使得网民感到不安甚至生气。

7月13日晚,李亚玲再次派出微博,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向她道歉并“解释了一些艰辛和困难”。从那以后,国航宣传部长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透露了所谓的“困难”:牛女士不是所谓的上司,但由于精神疾病,她无法正常工作。根据相关法律,国航不能终止劳动合同。

7月15日,李亚玲来到国航总部与有关领导人就牛女士的头等舱进行沟通。当天中午,李亚玲继续发送微博,称“国航不能拒绝解雇精神病患者,对此事件不负任何责任,对乘客不予赔偿。”

事实上,李亚玲可能已经不在了。她不是直接与牛女士发生冲突的乘客,但她与另一位与牛女士有争议的女乘客介入,并说:“我可以为你作证”。从那以后,他开始与国航谈判。

国航向李亚玲解释说,牛女士是前乘务员。十多年前,由于工作中的突发精神疾病和与乘客的冲突,她已经停飞了。她后来被认定为“双向情绪障碍”,并且长期生病,只有工资不起作用。牛女士“对投诉感到满意,经常纠缠于领导层,国航的内外也受到了影响。”

7月12日,牛女士使用国航的内部经济舱免费飞行,但她省下了升级到头等舱的钱,并再次与乘客争执。尽管如此,国航仍然说服李亚玲:“她(指牛女士)实际上非常值得同情。如果你读了她的病历,你也会同情她。”

争议

国航拒绝了牛女士“主管”的身份。但“主管”的角色仍然引起了网民的好奇心。

“监管人不是一个神秘的身份。”民航评论员陆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它与许多单位的内部纠察部门类似,每家航空公司都有“监督员”或“督察员”。第一类是单位安全监管部门和服务部门的员工。 “内部监督员不会在很大程度上表达自己的身份。”

另一种类型的“主管”是公众。航空公司通常会邀请公众人物或VIP旅客。吕伟认为,鉴于牛女士的表现和国航的简报,牛女士并不属于任何一类“监事”。

牛女士是否患有“双向情感障碍”也存在争议。据缙云新闻报道,以前担任牛女士诉讼代理人的律师刘松红说,牛女士没有精神病。

“如果她患有精神疾病,她不应该委托我担任诉讼代理人,而是由监护人委托。”刘松红还强调,如果牛女士显然有问题,公安部门将不会拘留她五天。

然而,一些律师表示间歇性精神疾病很难在短时间内判断,如果不提供医疗证明,牛女士仍可能被拘留。

许多网友质疑为什么国航没有将牛女士拉入所谓的航空黑名单。吕伟解释说,“黑名单”系统确实存在,但“黑名单”并未由航空公司单独列出,而是由民航局和司法部门列出。一旦输入“黑名单”,所有航班都不能登机,不仅仅是国航的一个家庭。

吕伟分析说,牛女士遭受的各种纠纷,无论是辱骂还是地铁或公共汽车,都与航空安全无关,因此不会列入航空“黑名单”。

中国政法大学航空航天法研究中心研究员,熟悉民航法规的律师张启怀也认为,即使牛女士曾被行政拘留,也没有直接联系与“黑名单”。

责任

怀疑患有精神疾病,没有让舆论了解牛女士的异常行为。近年来,精神病患者创造了零星的社会事件。大多数人担心公共安全危害超过他们对精神疾病患者的同情。

因此,更多的声音转向国航。为什么不限制有精神疾病的员工,在“预先存在”的情况下,忽视他们对飞行安全的潜在危险,甚至是多次免费航班?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困难”比飞行安全更重要吗?

事实上,“飞行安全”也是牛女士指责机舱内其他乘客时反复挂起的词汇。但是,很多业内人士认为,牛女士的行为是一个更明显的安全隐患。

“根据媒体披露的信息,牛曾经是一位熟悉机舱设备的经验丰富的空乘人员。”民航专家陆伟认为,正是因为牛对飞机的了解才是可怕的。

国航解释说,根据《精神卫生法》,该公司无法解雇牛女士,也无法禁止她登机。陆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民航总局规定,当精神病人生病时,船长有权禁止他登机,但航空公司在处理相关问题时也有不同的问题。

“但是,牛女士之前已经有这样的情况,并且该单位知道她患有精神疾病,可以提前预防。”陆伟说。

张启怀代表了许多与民航有关的案件。他认为,牛女士把过去的争议纳入这场争端是不公平的。但是,他也认为在同一天的飞行中处理机组人员存在问题。 “这不是决定性的。在没有法官的飞机上,船长和船员都是权威的,矛盾应该及时控制。”

张启怀说,当国航遇到舆论危机时,应积极查明并公布原因,重申安全问题。国航非常被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