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因得演化盖世神兵的奇宝,家族被诅咒五百年,直到少年到来

  • 日期:09-06
  • 点击:(790)


这是一个地下秘密房间。

风云沿着江焱的三门大门穿过屏幕直走。

秘密房间位于地下50米处,一段S形石阶向下,周围环绕着油灯照亮黑暗的空间,秘密房间约有100米宽敞的空间,深金色的石板铺成平坦的地面。

在秘密室的中心,有一米高的玉台。玉石平台长约3米,宽阔,晶莹剔透,周围环绕着白雾。

在风和三人走到玉石平台之前,玉台上的长方箱引起了风云的想法。这个盒子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材料组成。过了一会儿,它会发光,过了一会儿,它发出黄光,光线和黑暗都会变换。没有。

“这是'七个界限!'

蒋怀生向风云解释道。

“下一件事交给了尹小佑!这位老人先对他表示感谢。”

风云点点头,说道:

“姜的前身,这个东西需要血液引导,我不知道.”

冯云看着江焱身边,然后看着姜怀生,问道,毕竟这个宝藏一旦打开,就会跟着一个人走向生命!他的意思很明显,谁是这个党的主人?

蒋怀生笑了笑,然后看着江燕,慢慢地说道:

“易,你天生的心是优越的,因为父亲老了,江的责任,将来会交给你,去吧!”

江燕点了点头:

“宝贝不会辜负期望!”

在那之后,江燕走上前来,一滴鲜血从他的手中流了出来,滴在了宝盒上。突然,宝盒发抖。

当风和云看到它时,在头部前方,一个手掌按压“七个边界”,眼睛闭合。适用法律,风和整个身体起伏,所有这些都传递到手掌。

江焱和他的父母盯着“七界”,害怕发生了什么!

利率过后,玉台上的“七出界”突然出现了金色的光芒,一道七色的光芒从天而降,整个地下的秘密房间,顿时璀璨。

风云只感受到浓浓而神秘的气息,仿佛在路的一边,压在天空上,“七界”已经打开,风立即撤退。

幸运的是,这是一个秘密的房间,否则这个愿景就不敢引起很多关注。

这时,蒋怀生的身体震惊了,身上出现了一股红色的血雾,在空中消散,好像诅咒消失了,但江焱的反应却不同了。首先,他感觉到他与“七个边界”一样。然而,在“七无限”开场时,他喷出了鲜血,他的身材不稳定,如诅咒和加入他的身体,他的心脏不舒服。

“易!你怎么了?”

蒋怀生的丈夫感到震惊,匆匆赶到前线。

江燕看到父母担心,他受不了了,笑了:

“嘿,妈妈,我很好!我已经感觉到了七个界限!”

世界上的女儿,无论谁有孝顺,基本上都是在父母面前向父母报告好消息。江焱也是如此。

蒋怀生可以看出江焱的身体必须提前诅咒,他自己也被诅咒折磨。我不知道在哪里!

“易,我受苦了你!”

听着父亲的客气话,江燕强笑了笑,然后看着玉台的“七界”:

“接收”!

一句话落下,一组七色光包裹着'七个界限,直接飞到江眼的眼前,进入了丹田的身体。秘密房间又恢复了平静。

这时,江焱脸色痉挛,他非常不舒服。他看到他咬牙切齿,忍不住跪在地上。他的双手跪在地上,手捧鲜花。

半声之后,强烈的呼吸爆发了,这是江焱突然向半步漂浮的场景,离浮动境界只有半步之遥。

风很惊讶,黑暗的道路:

“半步漂!这真是罗浩和宁青田的难得的精灵!”

为了修炼,目前风云的实践与世界不同,所以他的境界不是以修道院的修炼体系来衡量,而是他了解世界的精神境界。

这时,江燕睁开了眼睛,如果眼睛里有七个把手,回流是正常的。

“哦,是的!”

江燕起身兴奋地告诉他的父母。

蒋怀生微微一笑,说:

“这很好,诅咒有没有办法解除它?”

江燕点点头:

“好吧,你可以放心,诅咒和'七个界限是一个,七个将被实现,诅咒自然会消失!”

当蒋怀生的父母听到它时,心脏终于落在了巨石的一边。

这时,江焱正握着风中的拳头:

“江,谢谢云雄!”

对江焱而言,就像“七界”等。风充满了心,风充满了幸福。所以蒋燕仪很感激,第二是心里对这种情况的认可。

风摇摇头说道:

“这是老师的生活。祝贺江雄赢得宝藏,并祝贺江!”

江妍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芸哥是一个有气质的男人,可以付钱,我家里有些薄酒,今天快乐,不怎么一起品尝?”

一个英俊的笑容说:

“哈,非常好,鲜花之间的一壶酒,问心的美丽!天涯古君道,只有灵魂的灵魂!”

蒋怀生的侧面看起来很红润,他笑着笑着说:

“老了,老了!”

与此同时,江妍的母亲赵艳卿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她笑着说:

“有太多废话,我们走吧,让我做一些特别的菜!”

就这样,四人离开了前后的密室。

与此同时,在中州的某个地方。

这里是一个繁华的城市,人来人往,忙碌着。

街道的一角,一个身材结实的中年男子,一件长发未经洗过的头发,他躺在病人身边,极度寂寞,旁边还有几个人。人。

突然间,这名中年男子感到震惊,红色的血液被淹没并消散。他突然坐起来,眼睛里露出一丝不信。

“这.是不是'第七世界'开了?”

“哈哈哈.”

一个中年人的笑声,周围的几个人,一个穿着破烂的女人的女人问道:

“王道友,你什么时候开心的?”

原来,这个人真的是江周子已经失踪多年了。

江周子的样子不禁激动起来:

“H,江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从苦海中断的,哈哈,所有的朋友,江必须去,让我对教会说,他会再见面!”

在那之后,江周子充满了春天,他站起来摇了摇身体,直奔人群。

江家清水镇外。

江寨楼二楼四周环绕着整个湖泊一览无余的景色。

在中央石桌上,有十多种食物,鲍鱼,蟹,虾等菜肴都丰富饱满,这正是江燕母亲为庆祝做准备的。

食物和酒,四个人分享。

半小时后,江焱的父亲姜怀生吃完饭后离开去调整身体。他的母亲并没有打扰这种情况而是紧随其后。

在微风中微风吹拂湖泊和路面!

两个人愉快地聊天。

“所以,江的第二个叔叔江周子,曾经是一代傲慢的人?”

风云在喝酒时问道,江燕点点头,说道:

“好吧,当第二个叔叔离开时,修理已经超过了我的父亲。由于诅咒,第二个叔叔不得不出去找一个解决方案!这些年来,我不知道叔叔是活着还是死了!“

“对于云兄弟,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

风云想到了这一点。现在他正在修理,他必须尽快找到其余的稀有药物,以便为第一次生死战做准备。只有突破战斗,他才能继续他的生命。否则,在嵩阳市的秘密世界里,神秘女子对风暴的致命猜测,一旦到来,他就会死于生死,这是他天生的打击而无法逃脱。

然而,在那之前,他还有一些东西需要解决。就是他的妹妹关瑶逃到清水镇的情况。